搜尋此網誌

星期二, 7月 24, 2007

悼 台大副教授謝煥儒

今晚晚餐時,忽接到長輩電話,聲音很急要找老爸,通常只有家族中有人發生何事才會有這樣的語氣,爸爸掛完電話後,一臉沈重的跟媽媽說:『昨天那個新聞上被更生人殺的台大教授是誰誰誰的先生...。』我本來想說應該是朋友吧!沒想到媽媽忽然驚呼ㄧ聲,原來那個副教授竟是姑丈!晚餐,就在低氣壓下草草結束.....。這是我這大半年來聽到至親好友被殺害的第二個消息!兩三個月前,一個清晨爸爸在開車載送我去火車站的途中,忽然跟我說:『一個台灣銀行襄理級退休的世伯,在早晨去運動的途中被人殺害身亡...』那一天我剛好上生死學的課,因此更加震驚,因位那個伯父對我們很好,也是個大善人!他還曾因為心肌埂塞在生死關頭走一遭,住過我在台大時服務的加護病房呢!那時,那麼千鈞一髮他卻沒死去,卻命送在一個混混的刀下!....
姑丈和世伯不算是名人,但是在他們有生之年至少都是對社會有貢獻,是默默耕耘的人才,若是用社會的標準而言,是守法的也是善人...可是,這樣的事卻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這學期經歷過不少事,我不禁要問我們的社會是不是病了?教育系統出問題,醫療系統出問題,現在連保護老百姓的司法都出了問題......慟........


這就是當初我們支持的政府嗎?藍的綠的什麼都一樣..............台灣有否願意醫病也醫人的良醫?有!有否存在願意把學生把教育當作志業的老師?有!有否願意為人民服務付出的政治家?有!我相信是有的!但是,醫病也醫人的良醫,往往無法兼顧研究無法高昇,花很多時間在學生身上立志要當人師的人,也常常無法有時間顧及自己的升等,而那些原本有熱忱願意為國家社會付出踏入政治的人,也被政治給扼殺了.....當心靈的眼睛已成為色盲只對顏色有反應,只為了名為了利或是當我們只是盲目的在盲從時....那我們的社會真的是病入膏肓了!我們要給年輕人什麼樣的希望?什麼樣的願景?什麼樣的信心?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熱血青年....但是!台灣阿!台灣!你身上的毒瘤何時才會被醫治???難道要有更多的人流出無辜的血,在上位的才願意好好的正視這些問題嗎? 唉!命運真是捉弄人,司法界的上位者中,有一位為高權重的人剛好是家族中一位長輩的姊夫,雖是姻親跟姑丈更是遠房又遠房的親戚,但是若是他知道他所把關的制度扼殺了自己的一位親戚,不知會有何感想?我們的社會病了,體制出了問題,制度與系統原應是從『人本』的角度出發,而今現行存在的許多制度,都不是以人為本.....台灣人啊!台灣人! 當我們開口吶喊說:『台灣我的母親』的同時,是否忘了真正的主人是『人』是寶貴的『生命』而不是那些『事』那些只為做『事』方便或是立即得『利』而設的制度.... 人?在哪裡?人早已淪為制度的奴隸,在這些原為了保護人而設的制度下,被挾持,被奴役著.....甚至流出無辜的血......

今晚,我的心很慟!特別當看到電視上姑姑哽咽的說:『希望姑丈是最後一個因位這樣而死的人...希望姑丈成為肉身菩薩...原諒那個殺害他的人...他們一家人也會原諒兇手....』我曾經支持過的阿扁卻在新聞媒體上說『這只是個案』的確這只是個案,並不是特赦出了問題...是我們的制度啊!當我們的社會支持體系無法跟著政府朝夕日改的制度走時,我所死去的並不是只有一個姑丈而已....千千萬萬的更生人也會跟姑丈一樣被這個制度所扼殺....他們曾經犯錯,但因位制度跟體制的問題卻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真的更生,不是嗎?

---慟----慟----慟-----慟-----慟------慟-----慟------------
我一直以來都在跟不合理的制度對抗,都在制度的邊緣中,找一條生命的出口...和制度中的作法反其道而行....雖然是異類,是黑名單,雖然,我不是激烈的抗爭者,我只是做我應做的事,在不違規的情況下找一條可以讓生命造就生命的出入...我深知我所行的並不是為了自己...然而,那些為制度把關的人,看見了嗎?聽見了嗎?忠言逆耳,我們卻把極高度的智商,框在象牙塔中,成為制度的奴僕,成為劊子手....造就一個人,栽培一個人需要花費許多的成本與精力...然而扼殺一個人卻只需要在一瞬間.........慟.....慟.....慟..........

聖經上說日頭照好人也照壞人!我們一輩子就算做了再多的好事做了再多的義事也是空阿!有一天到天堂時我不知道我還看的到這位姑丈或是那位待人很和善的世伯嗎?我不知上帝的安排如何?但為自己無法在家族福音的事工上盡心盡力而感到羞愧,因為時間是不等人的,我真的不希望有一天在天堂我的親朋好友跟所教過的每一個學生們,都不在那那裡..只因為我沒有把握機會,把福音告訴他們....主阿!原諒我 憐憫我 謙卑我 使用我 也請安慰姑姑他們一家人!

------------------------------------------------------------------------------------------------
中國時報 2007.07.24  徒手行凶 減刑人打死台大教授謝明俊、蔣永佑、黃庭郁/台北報導
台灣大學植病系副教授謝煥儒,廿三日上午騎腳踏車到校,行經北市馬場町河濱公園時,無故遭到疑因長期染毒、精神不穩的減刑更生人楊振堂徒手攻擊,身形瘦弱的謝煥儒竟被活活打死;楊嫌遭警方逮捕,成為首起減刑出獄更生人殺人案件!
卅八歲的楊嫌隨即被帶回中正二分局偵訊,對警方詢問行凶動機及過程時,僅辯稱當時有人要欺侮他,但否認行凶前曾吸過毒品,對其餘問題則都回以不知道、不清楚。
謝煥儒頭胸遭重擊
謝煥儒昨天上午十點半左右被救護車送到三軍總醫院汀州院區。醫師表示,謝煥儒到院時已經沒有意識,處於昏迷狀態,主要傷在頭部與胸部,胸部有多處骨折,有血胸,頭部有很嚴重的腫脹。院方給予急救,但到下午一點廿八分仍宣告不治,遺體已由檢警連夜相驗。
警方調查發現,楊嫌除長期吸食安非他命達十四年外,還有吸膠惡習,今年四月才因煙毒案判刑六個月入獄,七月十六日獲減刑出獄,楊嫌坦承出獄後,曾經吸食過強力膠。楊嫌並在警訊時自稱有躁鬱症,警方對此仍在查證中,警方研判,楊嫌可能因長期吸毒,導致精神狀態不穩定,才會無故攻擊無辜人,已將楊嫌尿液送驗釐清真相,並於晚間將楊嫌依殺人罪嫌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楊振堂攔路猛揮拳
即將在本月卅一日過五十五歲生日的謝煥儒,從七十六年起就任教台大迄今,目前是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系副教授。謝煥儒原本計畫明年自台大退休,卻在昨日突遭橫禍,家屬驚聞惡耗趕赴三軍總醫院汀州院區,悲痛無法言喻。
昨日上午九時五十分左右,謝煥儒如往常一般從三元街住處騎腳踏車外出,準備到台大上班。車行至水源快速道路外側馬場町河濱公園時,嫌犯楊振堂突然竄出上前攔住謝煥儒叫罵,謝煥儒停車查看,身高約一百七十公分、身材頗為壯碩的楊嫌竟不分青紅皂白,連續以拳頭重擊謝煥儒頭、胸部位。身高一米六,身形瘦弱的謝煥儒不支倒地後,楊振堂仍不放過,繼續出腳踹踢謝煥儒,行凶前後約有五分鐘。
凶嫌拒捕傷兩員警
楊嫌行凶時,有黃姓、李姓二名民眾從遠處看見後立即報警,楊嫌見謝煥儒倒地不動,又走到一旁公廁,粗暴地破壞公廁洗手檯等設備後才離開。轄區中正二分局廈門所員警陳之浩、王仁助趕到現場,先通報將傷者送往三軍總醫院汀州院區急救,隨後發現楊嫌準備朝馬場町公園入口方向逃離,即迅速攔下楊嫌;楊嫌拒捕,與警方扭打成一團,導致二名員警頭、手多處擦傷。




------------------------------------------------------------------------------------------------


中國時報 2007.07.24  師生嘆:優良教授如此消逝 太不值得王超群/台北報導
台大植物病理系副教授謝煥儒是同事、學生眼中勤奮認真的老師,昨日遇襲喪生,消息傳回系上,系內師生都非常震驚、沮喪和難過。和謝煥儒素有交情的副教授洪挺軒表示,他大學時代受教於謝煥儒,兩人相識廿年,「他非常平易近人,得到台大兩屆優良教師獎,是位經常得獎的好教授。」
台大椰林大道旁植病系館三樓的研究室中,謝煥儒指導的研究生昨日下午神情哀戚地圍坐,大弟子、博士班研究生拒絕受訪,「我實在沒有心情說這個。」因為謝煥儒是系上有名的對學生好、同事口碑極佳的教授,如今遇害,系上很多人的心情都受影響。
四十一年次的謝煥儒主要研究興趣是森林病害和低等真菌,洪挺軒說,他讀台大時就是受業於謝煥儒,謝煥儒至今仍是該系入門科目「植物病理學研究法」任教老師,「每位畢業學生都會提到謝教授在此基礎科目對他們的紮實訓練」,該系公認謝煥儒是教學、研究都極認真的老師。
植病系教授曾顯雄說,他昨日中午接到系辦來電,才知系上出大事。第一時間非常震驚,回想上周五才和謝煥儒出席一場學生婚禮,他拍著謝的肩膀問起日前謝因為採集標本跌倒受傷的復原情況,當時謝煥儒笑稱:「沒問題」。曾顯雄說,謝煥儒頭部受傷但未就醫,他還勸他不要太拚,想不到幾天後竟天人永隔。
植病系名譽教授、前台大生農學院院長吳文希是謝煥儒博士學位的口試委員,他對這位早年的學生讚譽有加。吳文希說,能得到優良教師獎都是系上老師公認教、研俱佳才會被推荐,謝煥儒得到兩次的肯定,足見是全系師生都認同的好老師。
吳文希眼中的謝煥儒,早年因家境困苦,以致體型瘦弱,難免病痛,但即使如此,他戴著口罩也要堅持上課。吳文希表示,台大各式評鑑壓力極大,教授們多半能少上一門課就少一門,但謝煥儒從不如此想。他總說「老師都這樣想,那學生能學到什麼?」因此任教台大廿年,謝煥儒一直願意擔任基礎科目的「把關」角色。
大學時代也曾受教於謝煥儒的植病系助理教授沈湯龍說,他曾和謝老師一起教同一門課,發現謝煥儒對學生要求嚴格但不苛刻,他非常佩服。
沈湯龍表示,謝煥儒長時間以來都以自行車代步,有晨起運動的習慣,只是大家怎麼也想不到,有禮溫和、體型袖珍的謝煥儒竟遇到煞星,他懷疑凶嫌有用藥,希望警方能查明原委。
昨日事情剛發生,很多師生都很難接受,除了協助料理後事,系上部分老師計畫接手謝煥儒的指導學生和研究,不讓學生權益受損,並規畫紀念研討會。
台灣大學主秘傅立成昨日嚴厲譴責暴力。他指出,台大一位優良老師因為不明不白的暴力,生命就此消失,「真是太不值得!」目前確切事發經過有待警方調查,如果真是更生人施暴,這說明這次減刑「政府美意大打折扣。」
傅立成表示,他先前未注意陳水扁總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減刑,但從目前接連發生的事件觀察,減刑至今負面評價多於正面,又發生謝教授事件,「政府日後減刑措施務必審慎處理。」向來語氣溫和的傅立成不禁嘆氣:「不考慮受刑人的刑度、不考慮合適時間點,這樣的減刑意義何在?」
也許是對謝煥儒教授遇害感觸太深,傅立成說明台大立場時忍不住表示,「放出來又讓警察等著捉回籠,這樣減刑,讓社會付出代價,難道是政府的原意?」
傅立成表示,謝煥儒的撫恤有三個管道,一是教職員公益金,這是台大員工的互助金;此外是公保死亡給付和較退休更優渥的撫恤金
-----------------------------------------------------------------------------------------------
中國時報 2007.07.24  沒人做的公益 謝煥儒自願下鄉朱立群/台北報導
台大副教授謝煥儒進入台大任教前,曾在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服務長達十年,義務幫忙鑑定植物病蟲害,還曾因車禍受傷、行動不便了好一段時間,卻不減對相關研究的熱愛。他昨天發生意外,林試所人員非常難過,直說:「國家痛失一位森林病害的權威!」
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教授鄭欽龍是謝煥儒在成功高中的同班同學,一個多禮拜前開同學會,謝因身體不適,不克出席,「怎知現在竟成天人永隔?」
他記得,謝煥儒高中時非常沉默,人很勤奮老實,家住在中壢,每天早上五點就要出門上學,但幾乎沒見他遲到過。
謝煥儒雖然沉默,但朋友如果遇到危險,總不吝於給予幫助、提醒。最令鄭欽龍欽佩的是,謝煥儒熱心公益。他說,台大老師忙著發表論文,沒太多人願意做公益,但謝煥儒擔任農推教授多年,自願下鄉,義務幫忙鑑定植物病蟲害
農委會林試所恆春研究中心研究員潘富俊與謝煥儒共事達十二年,印象最深的是民國七十五年與謝煥儒帶學生爬台東海岸山脈進行田野採集,謝為了採集完整蕈類,連樹枝、樹幹也一起塞進登山包。「背包壓得他站不起來,但他絕不主動叫學生幫忙,是大家看不過去,才幫他分擔」。
前幾年謝煥儒騎腳踏車出車禍,行動不便好一段時間,他這次發生意外,竟也是在騎腳踏車的時候。潘富俊感嘆,謝煥儒是個老實人,老天對他太不公平了。

------------------------------------------------------------------------------------------------

-->
打死台大副教授 楊更生人未向警報到 警也沒輒


更生人殺人命案,法務部表示會檢討。
2007/07/24 12:44記者張淑兒、張鎮安/台北報導 東森新聞獨家找到負責楊姓更生人戶口業務的員警,他表示這名更生人獲釋之後不但沒回家,也沒向派出所報到,只是更生人不是假釋犯,就算不來報到,員警也只能被動呈報戶政事務所,完全沒有強制權。 7月16日大減刑,共有4544名毒品案受刑人獲釋,依照規定,吸毒案受刑人出獄後,必須先向居住地轄區派出所報到,只是這名楊姓更生人出獄一個多禮拜,不但沒回家,甚至連派出所都沒去。 記者:更生人若報到之後,後續會做怎麼樣的處理? 楊振堂戶口業務負責員警:我們會先過濾他的素行資料,然後建卡註記列管。 其實在今年4月12日,這名楊姓更生人才因為吸毒被逮捕,入獄3個月就獲得減刑出獄,不回家也沒向派出所報到,不過因為更生人不是罪犯,員警沒有強制權也拿他沒輒。 記者:更生人不來報到,你們就只能做些什麼? 負責員警:他沒有來戶籍地居住的話,我們會建議請戶政事務所,對他個人的戶籍做出懲處。 沒有強制權,員警只能向戶政事務所呈報,尤其派出所每一名員警平均得負責5百口,也就是2千人左右,不管負責區裡有多少更生人或是假釋犯,每個月通通都得到戶籍地或住所查訪,這回政府大動作減刑,這麼多更生人要監控,但卻又沒有強制實權,真的讓警察很難為。

4 則留言:

calvin 提到...

Hi !
I'm one of teacher Hsieh's students.
I'm also a Christian.
let's pray for their family.
may their heart open to gospel.

in Lord,
Calvin's mom

Julianne 提到...

Thanks God for your massage and Thank you for praying! Yes, only by praying, things will be changed. U may contact me by my university's email, if you like..
God bless you
Julianne

api 提到...

之前看到此新聞的時後~
也是相當難過,
但沒想到居然跟老師有莫大的關係~
這個社會怎麼了…真的很讓人痛心

匿名 提到...

平安!
可以跟我聯絡一下嗎?
我是謝老師的第一屆學生,目前正在編輯老師的紀念文集,
是否可以將你的文章編入呢?
但我可必須知道你的大名。
拜託了!

wkssamuer@ntu.edu.tw
王光聖